<ol id="1dvlv"><ins id="1dvlv"></ins></ol>

    <track id="1dvlv"></track> <form id="1dvlv"></form>

      <del id="1dvlv"><ins id="1dvlv"></ins></del>

      <track id="1dvlv"></track>
        <form id="1dvlv"><i id="1dvlv"><i id="1dvlv"></i></i></form>

        推出云端視覺推理AI芯片 依圖:算法即芯片時代到來
        欄目:行業資訊 發布時間:2019-05-10
        分享到:
        此次發布的AI芯片求索是全球首款深度學習云端定制芯片,結合了最佳的人工智能算法和最先進的芯片設計理念,從設計到制造,依圖首次實現了全面國產化。
            5月9號,一向低調、鮮有公開露面的依圖科技CEO朱瓏出現聚光燈下,興奮地帶領依圖團隊,召開了一場高密度的新品發布。

          在這場發布會上,依圖科技攜自研的云端視覺推理AI芯片“求索QuestCore?”,以及基于該芯片構建的軟硬件一體化系列產品和行業解決方案高調亮相。

          此次發布的AI芯片求索是全球首款深度學習云端定制芯片,結合了最佳的人工智能算法和最先進的芯片設計理念,從設計到制造,依圖首次實現了全面國產化。

          值得注意的是,求索不是一個AI加速模塊,而是一個完整的具有端到端能力的AI處理器。作為云端服務器芯片,求索可以獨立運行,不依賴Intel x86 CPU,既支持云端,也支持邊緣。在同等功耗下,求索的視覺推理性能是市面現有主流同類產品的2-5倍,其安防攝像頭單路功耗僅為英偉達GPU P4的30%。

          這款芯片適用于加速各類視覺推理任務,比如交通運輸、公共安全、智慧醫療和智慧零售等行業,尤其是對云端智能視頻實時分析等應用具有強需求的企業環境。同時,搭載求索的依圖原子服務器,將為今年 11 月舉行的第二屆世界進口博覽會提供安保服務。

          依圖首席創新官呂昊透露,求索芯片從今天發布開始,即可對外銷售。而依圖的第二款AI芯片,也已經開始著手研發。

          發布會上,朱瓏特意提到特斯拉前不久發布的全自動駕駛(FSD)芯片。他表示,依圖芯片與特斯拉芯片異曲同工,特斯拉從3年前開始打造,而依圖只用了2年,效率更高。

          朱瓏比喻,依圖做AI芯片,挑戰就像恒大足球隊要戰勝皇家馬德里,而且還要全華班底團隊,之前不可想象。

          “但是現在,一個全新的時代機遇來臨——從摩爾定律到算法即芯片的時代,”朱瓏進一步解釋,“算法即芯片這句話非常本質,只有能找對問題,找對場景,用對算法,并為此定制芯片,才有可能做到極致性價比。”

          將算力轉化為智能

          創辦于2012年的依圖,一直以機器視覺獨角獸的形象示人,在最近的一輪融資中,其估值已達150億元。

          依圖造芯,早在兩年前就開始籌備。

          2017年12月,依圖戰略投資了成立不足一年的AI芯片初創團隊“ThinkForce”熠知科技,并開始共同研發求索芯片。ThinkForce是中國少有的擁有芯片研發全鏈路能力的團隊,在芯片設計、體系結構、算法研究等領域有深厚造詣。依圖求索芯片僅針對INT 8數據(8 位整數數據類型)進行加速。依圖方面稱,這也是求索芯片實現性能和功耗比呈量級提升的根本原因之一。

          然而求索僅僅只是開始。在朱瓏看來,做AI芯片非常難,“沒有典型場景應用就沒有意義;沒有超越NVIDIA的芯片就沒有意義;沒有世界級的算法就沒有意義。這三句話,恰好解釋了依圖為何要做AI芯片以及怎樣做AI芯片的問題。”

          這意味著,對于依圖來說,針對應用場景和業務邏輯定制AI芯片才是意義所在,這不僅能夠極大程度地發揮依圖在算法和軟件層面的積累,還可以為客戶提供軟硬件一體化解決方案,提升競爭力。依圖也堅信,軟硬件一體化是AI技術落地的必然發展方向。

          同時,依圖認為,只有懂算法的AI公司才能做出更好的AI芯片,才能將算力更高效地轉化為智能。“依圖開發這款芯片,并非想追求英偉達那樣幾百個T的算力,而是看重高計算密度。”朱瓏提及。

          中國AI創企的機會

          根據市場研究和咨詢公司Compass Intelligence調查研究全球100多家企業后發布的2018年度全球AI芯片公司排行榜,英偉達、英特爾、IBM、谷歌等巨頭盤踞。

          但值得關注的是,在Top24的榜單排行中,共有七家中國公司入圍,其中包括華為(海思)、聯發科(MediaTek)、Imagination、瑞芯微(Rockchip)、芯原(Verisilcon)、寒武紀(Cambricon)、地平線(Horizon)。

          依圖在推出AI芯片后曾表示,中國在AI芯片領域完全有能力制造出世界頂級的產品。以華為的昇騰910為例,這款芯片是目前國際市場上單芯片計算密度最大的芯片,計算力遠超谷歌以及英偉達;以提供云服務器芯片和終端芯片IP的寒武紀,以及提供自動駕駛計算平臺的地平線,也在不斷延伸觸角,力圖完成從算法、數據到芯片軟硬一體的閉環;除此之外,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聯網公司也相繼進入AI芯片領域。

          只是AI領域一直瞬息萬變,若嗅覺稍不靈敏,就可能掉隊甚至消失。

          就在幾年前,AI創業公司們大多以算法起家。但從去年開始,無論是行業還是資本,當談論起AI公司的時候,談論的不再是算法和技術精度,反而都是落地和變現。這對AI企業產業鏈上下游的整合能力和商業閉環的打造都提出了高要求。不論是通過投資并購,還是親自開辟業務,行業垂直整合由此成為AI公司立足的趨勢之一。

          呂昊就表示,“特斯拉就是非常明顯的信號,這不是熱度問題,這是行業落地的必然結果。今年是 AI 芯片產品出現比較多的一年,很多公司都會嘗試垂直整合。”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AI芯片是芯片產業和AI產業整合的關鍵。因為位于產業鏈頂端,產品落地不易,使得AI芯片企業需開展系統集成商服務,最終向下游整合。而AI系統集成商則為了加深客戶合作,進而將芯片設計整合加入事業版圖。

          賽道的充分競爭也意味著存在更多可能性。在沒有先例可循的人工智能時代,站在與世界巨頭站同一條起跑線上的中國AI創企,也許還有更多的機會。

        青青青在线直播视频